一位剛去世不久的人,託夢給他的友人:突然,我變的輕飄飄了起來,茫茫然的我來到了一個大門邊,有一個人出來領我進去,走入間大廳,他示意我坐下,我萬分好奇的問他:「請問?這是什麼地方?」「這是死後的世界。」他回答。。

「真的?那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呢?」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。接待員朝我笑了笑,一語不發地走到張檯子旁邊,回頭看我:「天堂!」聽到他這樣回答,我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,還好,我沒做過什麼虧心事,如今竟然進入了天堂,真是上天的恩寵。

接著接待者伸手按下了檯子上的一顆按鈕,大廳忽然暗了下來,前方後夢幻般的放映出一些影片。「一定有異想不到的美景出現」我暗自思量著。

第一幕:

這個地方好熟悉喲,對了,這不是老家四合院前面的那個晒穀場嗎?爸爸出現了,看看到處都鋪滿著穀子,哎,那不是小時候的我嗎?那模樣兒還真可愛,只見我仰起頭問爸爸:「爸,今年是不是大豐收呀?」「是呀,你高不高興?」我豈止是高興,興奮的跳到他懷裡,父子倆樂的滾成一團。

第二幕:

碩大的銀幕上這回出現了一間辦公室,也挺熟悉的,唉呀,這不就是我生前上班的那個地方嗎?我出現了,那時候比較年輕,西裝畢挺,神采飛揚的從董事長辦公室出來。忽然,同事們把我團團圍住,其中的一位女同事還送上了束鮮花,大家高聲的喊著:「王經理,恭喜升官!」我不迭回答:「謝謝,謝謝。」臉上盪漾著快樂的表情,內心也覺得飄飄然,彷彿升上了天。這時的我開始納悶:「給我看這些幹什麼?」

第三幕:

首先映出來的是一間客廳,裝璜的倒是蠻合我的口味的,唷,不對,那不就是我家客廳嘛?我正陪著兒子,女兒在看卡通影片,忽然太太出現在門口,手上捧著一個蛋糕,上面插滿了蠟燭,然後坐下來,大家一起合唱生日快樂歌。啊!這不就是女兒過周歲生日的那一天嘛?女兒滿臉虔誠的吹滅了蠟燭以後,大家用奶油在對方的臉上互抹,整個客廳洋溢著尖叫聲,歡笑聲,直到大家笑倒在地上,捧著肚子爬不起來,影像才慢慢的消失。

我終於按捺不住,滿臉狐疑的問接待員:「這就是天堂嗎?為什麼都是一些我熟悉的地方呢?」他朝我笑笑,沒有回答。

我愈來愈不解,心中暗暗的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。「好,即然天堂只不過是這樣的,那不如帶我下地獄好了,那兒一定有新鮮的東西可看。」

「沒問題!」

「那麼走吧!」我起身準備離開。

他招招手,示意我坐下:「不用走,留在原位就可以了!」

「啊!」就在我驚訝的還未開口時,他又按了另外一個鈕。我尚未回神,影片竟然又再度放映出來。

第一幕

還是那個晒穀場,只是沒有滿地的稻子,天空有點陰陰的飄著細雨,我穿著學生服,手上拎著個小小的布包袱,滿臉悲傷,爸爸跟著我身後走出家門,顯得有點兒蒼老。忽然,我緩緩的回過頭無助的看看他,兩行眼淚不禁流了出來:「阿爸,我走了!」「乖囝仔,在外面要好好照顧身體!」爸爸哽咽的說著:「要寫信回來唷!」我同樣的衝向爸爸,抱著他粗壯的腰桿兒,心中無限酸楚。終於,我踏出了家門,然而臉上感覺不到天空飄落的雨點,離開家就好像失去了一切!唷,我知道了,這不就是那一年我要到鎮上讀書借住阿姨家而要離開的那天嗎!地獄好像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可怕嘛!

第二幕

竟然也還是那間辦公室,只不過這一次同事們個個垂頭喪氣,好像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情,原來接續二年的經濟不景氣,造成公司的業績直線下降,面臨薪水發不出的窘境。只見我坐在位子上猛抽香煙,憂心如焚,眉頭緊縐,如臨大敵。

第三幕

居然又是同樣的我家客廳,兒子呆呆的坐在沙發的角落裡,太太則在另一端掩面哭泣,我像隻鬥雞似的站著,手指著兒子大聲斥責:「你看,叫你平常多看點書,你不聽,現在大學沒考上,怎麼辦?」兒子低著頭,不敢答話。接著我再指向太太:「都是妳,平常我在公司忙著賺錢,叫妳盯著兒子讀書,妳看妳怎麼盯的?嗯?」太太用手在沙發上無奈的拍打著,哭的更大聲起來。「沒用,沒用,全是一群沒用的東西!」我暴跳如雷,氣急敗壞。「砰!」的一聲,用力的摔上門走了。

「停,停,不要再放了,為什麼你一直給我看同樣的場景呢?這些事都己經發生過了啊!」

影片消失了,接待員依然看著我,微笑著,沒有搭腔。

「先生,你要搞清楚,我不是來回憶的,麻煩你請判官出來,叫判官出來,他一定可以判定到底我是應該去天堂呢?還是去地獄?」我有些不奈煩地吼著。

「判官?我們這兒沒有判官,判官就是你呀!」接待員慢條斯理的回答著。

頓時,我如同五雷轟頂般的呆若木雞,什麼話也說不出。

「先生,先生,還要再播影片嗎?」接待員拍著我的肩膀,問我。

「不用,不用,謝了,我該好好想想了」

故事說完了,你也該好好想想了!

天堂、地獄由誰建造?神嗎?還是自己?

小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